搜索

抚州市东乡区生态园林种苗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赣ICP备11002228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地址:江西抚州东乡县建设巷13号    邮编:331800     电话:0794-4221061  E-mail:
hxylzm@126.com

 

手机二维码

新闻中心

NEWS

>
>
>
天价兰花频露面 疯狂兰花身价究竟能延续多久

天价兰花频露面 疯狂兰花身价究竟能延续多久

作者:
来源:
2007/04/23 10:38
浏览量
  近年来,天价兰花频频露面,这让许多人弄不懂:它为什么能够有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身价?这种身价能延续多长时间?暴涨的身价给野生兰花带来了什么?
 
    【一株兰花的天价历程】
 
    十几年前5元买入一株兰花,现在暴涨至130万元
 
    今年3月9日,第17届中国兰花博览会在武汉开幕,一盆名为“桃园三结义”的兰花以130万元成交。而14年前,它的价格是5元钱。
 
    1993年,四川马边兰友许鸿以5元的价格从一山农手中购得一残弱兰苗,精心培育了3年。1996年4月,兰友周绍燕以6万元从许鸿处将该兰花买走。1997年11月,都江堰市兰友王远修以39万元从周绍燕处购取该兰花的两苗,定名为“桃园三结义”。1999年3月,在无锡市第九届中国兰花博览会上,它以艳、香、奇、闪现巴蜀灵气而荣获金奖。随之,国内外兰商争相求购,几年间“桃园三结义”总成交额达亿元之巨,成为许多兰友的“梦中情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炒兰”热生成于上世纪90年代初,首先在盛产兰花的四川、云南、江浙等地兴起,并迅速遍及全国。
 
    1995年是“炒兰”的“分水岭”,那之前,一株兰花卖到几千元已属高价,之后,一株兰花卖上万元很平常。
 
    如今,抢劫、盗窃名贵兰花的案件,在网络上能搜索到数百起。因此,兰花的主人们往往戒备森严,养狗护院,在兰棚里安装高科技的监控报警设备,24小时不断有人巡视。
 
    【兰花的天价从何而来】
 
    三五个人想炒作一种珍稀兰花,先不惜重金将市场上的种苗全部买下,只买不卖,吸引其他人跟风,等价格暴涨后再将花抛出去赚钱。
 
    一株不起眼的兰花价格动辄数十万元、上百万元,成为“绿色股票”、“软黄金”。河南省兰花协会秘书长桂育谦说:“凭什么它可以值100多万元?这是市场规律吗?完全是炒作。”
 
    桂育谦认为,一些稀有品种价格高一点儿是正常的。但是,价格过高就畸形了。
 
    中国兰花协会副会长王重农在接受采访时说:“兰界向来不主张炒作所谓天价兰花。”
 
    兰花的交易一般以成名品种的价格作为参考价格,但是一些刚从山上挖下来的野生兰花就没有参考价。价格定多高,就看交易双方的心理价位。
 
    “炒兰”发展到今天,和炒股、炒楼已经没有什么区别。据了解,“兰花不炒价不高”是兰市里公开的道理。许多“炒兰人”靠信息不对称让某品种兰花“稀有”。
 
    中国花卉协会兰花分会副会长刘清涌曾称,2002年,一盆“达摩兰”在广东拍卖到48万元,实际上是兰花主人让人买下兰花再进行炒作,真实的价格也就两三万元。
 
    据《武汉晨报》报道,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这样介绍一些“炒兰”大户的操作手法:“比如我们三五个人想炒作一种珍稀兰花,先会不惜重金将市场上的种苗全部买下,因为只买不卖,市场上这种兰花的价格肯定会被抬高,而且由于这种兰花被迅速‘神奇化’,也会吸引其他人跟风,等价格暴涨后我们再将花抛出去赚钱。”
 
    有业内人士称,目前大陆兰市是一个倒金字塔结构,投资群体大于观赏群体,是不正常的,也不能体现兰花的真正市场价值。
 
    【为何无人培育天价兰花】
 
    如果专家实验几个月,花费数百万元资金,把一些所谓的天价兰花大批量培育出来,它们的市场价格马上就会跌下来。这样一来,专家耗费大量时间和资金做的研究就浪费了,付出没有回报。
 
    兰花的自然繁育十分困难,靠兰株的假鳞茎发新芽而增株,即分蘖繁育,有的一年分一株小苗,有的两三年才分一株,兰花的种子发芽能力很弱。所以,稀有兰花可以保持十余年的“稀有”。
 
    如果某品种兰花要大量推向市场,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人工培育。桂育谦说,兰花大规模生产主要靠“组培”。“组培”即无性培养,通俗地讲就是“克隆”。
 
    那么,为什么没有兰花专家去“组培”稀有兰花?
 
    河南农业大学植物学博士生导师、河南省植物学会理事长叶永忠说,兰花“组培”的基本思路和方法是成熟的,“完全没有技术问题,几个月就可以‘组培’出来”。
 
    这意味着,“稀有兰花”的“稀有性”是相对的,可以在几个月内被打破。
 
    不过,叶永忠解释,许多稀有品种价格高,是被捧出来的,经济开发价值并不大,市场前景不好,兰花专家不愿意去研究开发,也没有哪个机构会赞助这样的研究。
 
    “如果专家摸索、实验几个月,花费数百万元资金,把一些所谓的天价兰花大批量培育出来,它们的市场价格马上就会跌下来。这样一来,专家耗费大量时间和资金做的研究就浪费了,付出没有回报。”叶永忠说。看来,这还是疯狂炒作短时间内得不到缓解的原因。
 
    【兰花之灾与人类之灾】
 
    任何生物都是历史给人类留下来的珍贵遗产,都有特有的遗传基因,物种灭绝意味着独特基因的消失。
 
    “以前兰花热是缘于个人爱好,对物种资源不会造成太大的破坏,而现在是‘炒兰’,其实就是兰花的产业化,这就不一样了。”这是兰界公开的说法。
 
    在兰花热的影响下,深山里遍布着做发财梦的人。许多人不懂兰花,于是就抱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株名品”的念头挖兰花。
 
    国家林业局副局长赵学敏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描述过这种现象:“大量野生兰花被盗挖到山下,经过挑拣后扔掉,有时候一车野生兰花挖到山下,也就挑出一到两株值钱的。”
 
    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发展地方经济,大力进行兰花产业化,对这种破坏性的资源采挖和收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到山区收购兰花的除了“炒兰人”,还有“基因海盗”。有些外国公司或外国专家专门在中国各地搜集珍贵花卉植物物种资源,在国外进行开发、申请专利,进行“新世纪的圈地运动”。
 
    据较早前的《中国青年报》报道,“贵阳每年至少有10吨兰花(野生资源为主)在市场销售,外商为收购麻栗坡的兜兰和杏黄兜兰,把云南文山地区所有兜兰窃掠一空”。
 
    今年1月,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兰科植物保育委员会发表深圳宣言,呼吁全社会关注和抢救野生兰科植物,“中国许多兰科植物处于濒危状态”,我国兰科植物一些特有种和珍贵种正在消失,“18种野生兜兰,几乎全部流失到国外”。
 
    叶永忠说,不只是兰花,任何生物都是历史给人类留下来的珍贵遗产。它们能够生存至今,都有特有的遗传基因,这些基因的价值不可估量。比如说从野生植物身上,不仅可以提取抗病、抗虫、耐寒等基因来培育新的优良树种,而且可以提取抗病等基因来医治人类的疾病。中国有一种野生树种叫红豆杉,树皮里有可以抗癌的物质“紫杉醇”。
 
    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品种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方嘉禾曾在媒体上称,物种资源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战略性资源,是维持国家食物安全的重要保证,“我们必须从国家战略的高度去认识”。
 
    今年2月,国家林业局副局长赵学敏表示:“国家今后将采取有力的措施,像保护大熊猫等濒危野生动物那样,对野生兰科植物进行抢救性保护。”
 
    【法律真的是保护兰花的救命草?】
 
    如果一些稀少的野生兰经过人工培育,达到蝴蝶兰、大花蕙兰那样的市场化程度,这些濒危的兰花资源自然就脱离了生存危机。
 
    国家濒危动植物进出口管理办公室驻郑办事处主任科员常丽若称,兰花不属于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国务院批准公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一批)没有把兰科植物列进去。
 
    今年7月1日,《河南省植物保护条例》将正式实施,以保护河南省重点保护植物。但是,河南境内正被大肆采挖的蕙兰没有被列入保护之列。
 
    参与制定《河南省重点保护植物名录》的专家叶永忠说,河南主要产蕙兰和春兰,相比之下,建兰、天麻、独花兰等品种就比较少。当初只是考虑所列的14个种类我省存量较少,应该保护,没有想到当初数量很多的蕙兰如今也越来越难找。常丽若说,植物市场开发是市场行为,目前国家林业局和河南省没有关于兰花开发的政策倾斜。常丽若说,林业部门可以通过审批、执法等手段约束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的采集、经营和利用,但是对于没有列入重点保护的兰花,“我们不能超越法律法规来保护”。
 
    那么,保护兰花是否只能寄希望于它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呢?不被列入“名录”是造成兰花生态危机的原因所在吗?
 
    除了兰花,其他花卉没有进入保护名录,却没有灭绝之忧,看来,异常的市场行为才是兰花濒危的根源。
 
    赵学敏此前表示,从单一保护向保护与开发并举的方向转变,应该是兰科植物保护的一个有效手段。“如果一些观赏价值高的野生兰经过人工培育、市场开发,达到蝴蝶兰、大花蕙兰那样的市场化、商品化程度,这些濒危的兰花资源自然就脱离了生存危机。”
 
    【兰花协会起着何种作用】
 
    国内许多兰花协会都有大量“炒兰人”加入,他们以专家的面貌频频公开宣扬兰花的投资价值,他们不是在保护兰花,而是利用兰花牟利。
 
    几年前,河南省兰花协会成立。它隶属于河南省农业厅,主要工作是组织专业和业余爱好者,保护兰花,引种栽培和科学发掘兰花,打破信息闭塞,“和国内外市场接轨”。
 
    据河南省兰花协会会员黄山讲,当时参加的有200多人,理事交费200元左右,会员交费100元左右。郑州陈寨花卉市场里,不少卖兰花的商户,都是省兰花协会的会员。据媒体报道,省兰花协会会长是郑州的一个张老板,曾先后投资几十万元赏玩兰花。按黄山的话说,协会没有组织过什么活动,如今已经名存实亡。
 
    我国许多省都有兰花协会,主要由兰花爱好者、经营者和专家组成,经营者又占多数。这些人代表着谁的利益呢?
 
    云南一家兰花协会曾在媒体上称,“天价兰花的出现,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经济发展的必然”。类似言论也常被其他一些地方的协会会员提及。
 
    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国内许多兰花协会都有大量“炒兰人”加入,他们以专家的面貌频频公开宣扬兰花的投资价值,他们对兰花保护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政府保护和“炒兰人”牟利实际上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关系。面对市场,政府是否可以传递“天价兰花不是真的稀有”的信号,从而为天价兰花的疯狂炒作降降温?
 
    【相关链接】
 
    兰科花卉都可称为兰花,俗名兰草。全世界有700余属、2万种左右,广布全球。中国在世界兰科植物分布上具有独特的地位,有兰科植物170余属1200多种,并且具有从原始类型到高级类型演化的高度多样性,其中中国特有品种在500种左右,在全球独一无二。其分布地以云南、台湾和海南岛最多。
 
    人们习惯把兰花分为中国兰与洋兰。中国兰主要有春兰、蕙兰、建兰、墨兰和寒兰等,花朵不大,色彩淡雅,开花时多有芳香。洋兰则是花大而艳丽的热带兰的统称,包括蝴蝶兰、卡特兰、兜兰、石斛兰、万带兰等